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城风~~~

竹密无妨溪水过,天高不碍白云飞。这天下总有一份是属于我古城的天地!

 
 
 

日志

 
 

地摊小贩盼发执照 为地摊正名需要法律先行(组图)  

2010-07-12 17:33:53|  分类: 法律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市《城市设摊导则》的出台以及部分大城市对地摊政策的转变,让多年来在夹缝中求生的地摊商贩们看到了生存和发展的希望。但无论在人们固有的观念里,还是相应的法律条文中,地摊商贩仍在继续扮演着尴尬的角色。
地摊小贩盼发执照 为地摊正名需要法律先行(组图) - 古城 -     ~~~古城风~~~
北京虎坊路社区一马路摊点正在卖水果。(资料图片)
  “地摊问题”是历史问题
  3月5日,在风雪寒潮的影响下,北京气温急转直下。杨翼鹏的脸上却洋溢着暖意,“上海的政策是个好政策,应该给地摊商贩一个身份!”他颇为兴奋地对记者说。50岁出头的杨翼鹏来自湖南怀化,到北京闯荡已20个年头。现在他手里有一家小公司,虽比不上富商巨贾,但也总算衣食无忧。自我介绍时,他总爱说“我是摆地摊起家的”。话语中带着几丝自豪。
  杨翼鹏说,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就开始在北京练摊了。“卖过水杯、水壶、袜子等,基本上都是小日用品”,“在不少地方摆过摊,包括现在的朝外大街。”正像他自己认为的那样,他在地摊商贩中是个幸运者,“毕竟只有少数人后来做起来了。”杨翼鹏告诉记者,当时虽然也是偷偷摸摸地干,但管理部门查的并不严。后来随着对市容和城市形象重视度的空前提高,地摊的生存空间也就越来越小了。杨翼鹏回忆说:“那时除了要受到管理部门的检查外,还要时常经受老百姓的白眼。因为摆地摊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是小混混才干的事情”。
  见证了新中国个体经济发展的老报人朱元胜告诉记者,城市里的小地摊是开放搞活之后才逐渐出现的,是在“农民进城”的特定环境下产生的。他说,一开始农民把自己种植的瓜果蔬菜带到邻近的城市里销售,给城市市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在那个商品相对短缺,物流和运输体系还不太顺畅的年代里,是进城农民的小地摊撑起了城市市民的日常生活。他介绍说,当时的地摊根本没有经营执照和任何的手续,但由于城市供给的需要,很少有管理部门查他们或者轰他们。城市地摊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个历史问题,非常复杂。因此,对地摊采取简单取缔的办法肯定不妥。
地摊小贩盼发执照 为地摊正名需要法律先行(组图) - 古城 -     ~~~古城风~~~

马路地摊的典型表情:一边做生意,一边防城管。刘向 摄
  “如何管”成焦点问题
  时过境迁,如今的城市,特别是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商品流通发达,货物供给充足,对地摊的依赖性也自然有所减弱。在向国际大都市的进军中,在对现代化城市的规划中,地摊被城市管理者当成“不和谐音符”,强行套上了非法的外衣。然而,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地摊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在打压中顽强生存,十几年如此。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的李国庆研究员对记者说,一方面,今天的城市吸引了众多的农村年轻一代,这些人中一大部分要通过地摊这种形式才能在城市里谋生,另一方面,从商业定位上讲,地摊和城市里的大型商厦、购物中心是不同的。地摊在提供小日常用品方面所体现出的便利性,是大商场无法比拟的。也是城市市民不可缺少的,他特别强调,城市是为人而存在的,人不能成为城市的附属品。
  朱元胜也认为,地摊虽然存在着种种弊端和自身缺陷,比如所提供的产品质量是否过关,所提供的食品是否安全卫生,交易过程是否有缺斤短两现象,对环境是否造成了污染等等,但这些问题正是需要有关部门对其监督和管理所在,不能因此否认其存在的合理性。关键的问题是,这一切都要以承认地摊这种形式,允许其存在,纳入正规管理体系为前提。
  在刚刚开幕的今年两会上,浙江团人大代表许爱娥也提出了相应的议案。她建议地方政府确立科学务实的城管理念,采取划出特定区域、给予经营许可、减免税费等措施,允许流动小贩合理摆摊设点。
  记者在采访中也听到各种声音,比如对地摊是采取备案制,还是审批制,在税收方面如何执行等等建议。这也反映出,其实目前大家所讨论的焦点,不再是该不该允许小贩摆摊设点的问题,而是管理部门如何管理好这些小摊点,限制其所短,发扬其所长的问题。看来,如何总结经验,结合本地实际情况,把地摊变成城市的风景线,是考验各大城市市政管理能力的一道新考题。
  为地摊正名法律要先行
  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的执行主任顾新华律师,长期关注个体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司法保护问题。他告诉记者,目前与个体经营有关的法规主要有三部,分别是《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和《个体工商户登记程序规定》。但这三部法规中都无一例外地规定,只有提供经营场所证明,才可以领取执照。这意味着,像地摊这种流动经营形式,没有固定的经营场所,就不可能拿到执照。因此从法律角度讲,地摊注定是不合法的。他认为,要把地摊这种经营形式纳入正规的管理,首先就要从法律上做出调整,还地摊一个合法的身份。有了合法身份,接下来,才能讨论政府如何对地摊起引导和管理的问题。
  3月5日晚,寒风中的水果摊商贩黄义哲告诉记者:“这些年为了躲避城管的检查,我跑遍了北京的所有区县。在一个地方做两天买卖,呆不住了,又换到别地。就是为了给一家人挣口饭吃。”他说:“盼望政府能早一点承认我们是合法的,那样我们就能堂堂正正地做生意了,而我也不会少交国家一分钱税。”(张子瑞王欣雅)
  城管理性转身
  弱者的机会
  今年下半年,上海将制定并正式实施《城市设摊导则》。根据“导则”,市区部分路段经市民同意,可设置部分便民类摊点,对马路摊点不再一律封杀。
  城市流动摊点一直被许多城市管理者认为有碍城市形象,因此多处于“非法”状态。先不说这种管理思维存在误区,仅从实际效果看,多年来的封堵不仅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却没有取得明显效果,相反,这种做法还激发了不少城管与摊贩矛盾恶化事件。城管队伍中出现的少数野蛮执法行为,反倒给城市形象蒙上了阴影。
  调查显示,96.5%的受访者“亲眼见到过城管部门查抄小摊小贩”。他们当中,70.6%的人明确表示“反对”,因为“小摊贩给市民生活提供了极大便利”,10.5%的人则坚持认为“必须维护市容,赞成查抄”。
  近来一些城市开始了“解禁马路摊点”的行动,甚至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不再采取一律封杀的态度。人们在感受到城市管理者面对困难的积极作为,以及从民生立场出发考虑问题的善政的同时,也不由得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经营者非要把摊点往马路上摆,为什么不能进或者不愿进市场,有没有市场可进?
  在北京城管等部门的综合治理下,摊贩在城区马路等地随便设点摆摊的混乱状况已大有改观。但在一些小区道路旁、交通道路口等地依然有摊贩存在,他们或相对固定,或打游击,在与城管等的“猫逮耗子”的斗争中生存着。2月28日,记者走访了东城区苏州社区和崇文区四块玉北街的两个马路摊点。
  他们当中,70.6%的人对此明确表示“反对”,94.5%的人认为维护城市市容与提供生活便利并不矛盾
  家住北京珠市口的蔡大妈特别怀念前几年小区门口的早点摊。“一大早儿给孙子买早点,热腾腾的豆浆和油条出小区门就能买到,又实惠又便宜。”和早点摊一起消失的,还有街边那些卖水果的、收废品的、修鞋的、修自行车……“过去到小区门口喊一声,收废报纸的小贩立马上门服务,现在他们都被赶走了,家里的废品就只好扔掉。过去小区路边随处可见的小修理摊,10分钟就能修把伞、修双皮鞋,现在社区环境倒是整洁了,我只好跑大老远到大商场去修,价钱还要贵好几倍。”每次说起这些事,蔡大妈就念叨个没完。相比之下,上海市市民的生活则要方便得多。春节假期刚刚结束,便有媒体刊发报道称,从今年下半年起,上海市将正式实施《城市设摊导则》,市区部分路段经市民同意,可设置部分便民类摊点,对马路摊点不再一律封杀。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新浪网新闻中心开展的民调(5799人参与)显示,55.8%的人对上海市这一即将出台的规定表示赞同,投反对票的只占31.9%。和蔡大妈一样,本次调查中43.5%的人表示“经常在街边小摊买东西”,51.2%的人“偶尔买一些”,“从来不买”的人只有5.4%。本报调查显示,96.5%的受访者“亲眼见到过城管部门查抄小摊小贩”。他们当中,70.6%的人明确表示“反对”,因为“小摊贩给市民生活提供了极大便利”,10.5%的人则坚持认为“必须维护市容,赞成查抄”。有专家认为,一方面是城市管理者为了维护市容整洁,在众多小摊贩面前筑起了一道道封堵的堤坝,而提供廉价合法经商点等疏导式的城市管理方式却是一片空白,结果矛盾在一些局部集中,从而催生出了一幕幕城管和小贩进行的“猫鼠大战”。近年来,发生在城管队员与小摊贩之间的一场场暴力惨剧,在全国不少城市蔓延。去年年底,北京城管海淀分队副队长李志强被杀案开庭审理。“我没有文化和技术,来北京找不到工作,只好摆摊卖烤肠,想通过自己的双手谋生。”23岁的被告人崔英杰在法庭上流下了忏悔的泪水。由于不甘心新买的三轮车和炉子被城管查抄,崔用切烤肠的刀刺向了城管干部李志强。记者了解到,2006年以来,仅在北京市,城管队员遭遇的暴力抗法事件就有76起,89人受伤。对此,全国律协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曾经举行过研讨会。贺卫方、郑也夫、李楯等法学家和社会学家纷纷表示,如果将城市管理简单地诉诸围和堵,将罚款和没收作为唯一的执法手段,在这样的管理理念的支配下,作为社会弱势群体的小摊贩们和城管部门的矛盾很难舒缓。有专家指出,城市小商贩的存在,不仅是这个群体本身的生活需要,也体现了城市低收入群体的生活需求。城市是社会各阶层和各种利益群体的共有生活空间,管理必须考虑到广大居民的生活需要,尤其要顾及低收入人群的生活需要。为了“文明城市”而无视低收入人群的生活需要,以维护市容秩序为目标,用清除代替管理,势必把小商贩们推向城市管理的对立面。清华大学的李楯教授特意举了国外的例子。他说,在发达国家的大城市里,不管城市多么整洁宜人,都是允许商贩和游商存在的。在圣诞节前的一个月里,德国汉堡等一些城市的市政厅前的广场上会搭建许多临时木板房供商贩经营,老百姓就在小摊上喝啤酒吃面包。这种现象在中国很难见到。专家们认为,在中国现有的经济发展条件下,政府部门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选择:我们要的是“一尘不染”的城市,还是一个既能满足大多数人的生存,又保持相对清洁的空间?面对这样的选择,公众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调查显示,94.5%的受访者认为,政府不应该“以罚代管”,维护城市市容与提供生活便利并不矛盾。记者注意到,已经有一些地方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乌鲁木齐市积极开办夜市,浙江省宁海县在背街小巷里开辟“钟点菜场”,重庆市也计划在年内陆续开放部分背街小巷,允许摆摊设点。(记者王亦君)(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http://news.163.com/07/0307/08/38VHDNC4000120GU.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